崩盘也疯狂!口罩和熔喷布市场走向两极,喷布价格狂跌99.5%!生产设备如今被当成废铁卖!如今的熔喷布是否在市场还有前景?「图」

0

10天挣了20万,徐大姐还嫌少,“跟别人不能比,比起来有差距。”

徐大姐家住江苏扬中市,这个处于长江边,以河豚闻名的小城市,今年全民参演“疯狂的熔喷布”。

经营酒店多年的徐大姐,亲历了当时的场景:酒店内外24小时都是人,“那时就开始抢布了,一星期的时间,价格从每吨20万到25万,接着就是28万、33万、35万……后来一下子就涨了40万!”徐大姐每说一个数字,就狠狠地拍一下桌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疯狂的一刻。

徐大姐出了10万元,和几个朋友合伙买了6台机器,只有两台正常运转。即便如此,她还是挣到钱了,“那时候,即便生产的熔喷布像屎一样,都照样有人抢着买。”

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价格也水涨船高。疫情之前每台1.2万元,以后发生后每台达到3万元,最贵时涨到15万元。据了解,整个扬中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一度达到5000多台。

疯狂在4月15日戛然而止。扬中重拳出击,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最高卖到每吨45万元的熔喷布,突然跌到最低2000元!用于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也突然无人接手,“就像垃圾一样,只能当废铁卖。”

时隔一个半月,“熔喷布之乡”扬中的街头重回平静,但包括徐大姐在内的当地人,内心还没能平静下来。

1. 火热

老少齐上阵,家家忙做熔喷布

徐大姐在扬中经营酒店很多年了。

中午时分,来到酒店询问熔喷布时,徐大姐突然来了精神。不过听说是她又略显失望,“我还以为你是来买布的。”

熔喷布市场的疯狂程度,直接反映到当地酒店的入住率上。徐大姐的酒店有50多间客房,以前入住率也就在三成左右,从两个月前开始突然爆满,她也一度忙得不亦乐乎。

“我天天在酒店里忙,人家天天在外面挣大钱。”徐大姐所说的挣大钱,就是生产熔喷布,“我们这里的人,上到80岁的老人,下到10来岁的孩子,能参与的全都参与进来,大家一起挣钱。”

熔喷布从每吨2万元突然涨到10万元,徐大姐随后干脆也参与其中。

她和朋友合伙,6个人买了6台生产熔喷布的机器,都是产能最小的“45机”。“其实以前每台也就1.2万元,我们买的时候是3万元,三天后拿货时涨到了6万元。”徐大姐最终选择加价买机器,“你不要的话,对方会马上就退钱给你,有的是人抢着买。”

在生产熔喷布这件事上,每个人都是门外汉。

徐大姐的机器从3月26日开始调试,“就2台机器能正常运转,另外4台一直都调试不出来。”她介绍说,这个机器很难“伺候”,“白天和晚上温度不一样,生产出来的熔喷布质量就不一样。”让徐大姐颇为欣慰的是,别人家的“45机”一天24小时能生产130公斤熔喷布,而她她家的一台机器能生产255公斤,“感觉我们家产的布质量特别好,韧性和均匀度都不错。”

徐大姐赶上了好时候,熔喷布生产出来时,每吨能卖到35万元。20天时间里,机器共运转了10天,徐大姐挣了20万元。但她并不满意,“挣得太少了,跟人家比起来有差距。”——她周围的朋友,有人挣了几百万,有人挣了上千万。

2. 疯狂

熔喷布飙至45万元/吨,“像屎一样,都照样有人抢着买”

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扬中的熔喷布市场逐渐冷清,价格也降到每吨20万元。

“4月8日武汉解封后,镇上突然来了上百个湖北人,那时就开始抢布了,每吨价格从20万到25万,接着就是28万、33万、35万……后来一下子就涨了40万!”徐大姐每说一个数字,就狠狠地拍一下桌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疯狂的一刻。

据扬中市场监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10日,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达到867户,个体工商户达到300余家,其中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

徐大姐的酒店又跟着火了起来,在熔喷布市场最火热的时候,“整个酒店里都住满了,大厅里24小时都是人,酒店外面全是车,路上全是人,全都是买布的。那时候人家就问:你有货吗?根本不问价格,有货就行,现场付钱。那时候,即便生产的熔喷布像屎一样,都照样有人抢着买。”

熔喷布价格继续走高,一度冲至45万元/吨。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也愈发难买,价格飙升至每台15万元。事实上,一套机器运转起来要花到50万元:机器上配套的加热包,最便宜时每个只要400元,最高时达到1500元钱;模具原本只要3000元,最高时涨到8万元,“价格就没法说,不是一天一个价,是一个小时一个价。”徐大姐感慨道。

3.叫停

熔喷布最低跌至2000元,机器突然“像垃圾一样”

“我们镇上一般工人每月工资就两三千块钱,人家碰到利润这么高的行业,谁不想干,谁不想捞一把? ”徐大姐介绍说,很多人通过生产熔喷布赚到了钱,然后又全部投入到购置新设备中。

疯狂在4月15日戛然而止。扬中重拳出击,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

“整个扬中据说有5000台机器,现在几乎都没有了。”徐大姐表示,在当地开展大整治之后,很多人将机器都运到安徽、浙江、湖南等地继续生产,“有的已经躲到山窝里。”也有朋友连续4天打了8个电话,希望徐大姐把机器运到安徽,但她最终没有去,“我有酒店要管,走不开,要能走我早就走了。”

徐大姐很幸运,她以每台15万元的价格,早早就把机器卖掉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这么幸运:不少人以15万元的高价订购的机器,有的还在厂里没提货,有的已经在路上,还有的刚刚安装完毕,“政府一下就叫停了,所以亏得人很多。投多少亏多少。”徐大姐称,最高卖到每吨45万元的熔喷布,最低时跌到了2000元。用于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也突然无人接手,“现在每台1万元都没人要,就像垃圾一样,只能当废铁卖。”

4.尾声

“后来买机器的人,基本上都亏了”

正在谈话间,搞工程的老杨也来到酒店,徐大姐指了指老杨,“他也做熔喷布了。”

老杨介绍说,自己在3月初就开始生产熔喷布,手上有十几台机器,“现在都运到安徽了,现在证照都办齐了。”老杨直言,以前在扬中生产时根本不需要检测质量,“现在管得严格多了,生产的熔喷布都要检测合格才行。”

就在扬中开始整治熔喷布市场时,马先生和朋友从扬中购买了8台二手机器,运送苏北地区生产熔喷布,“前后投入了200多万元,一直就调试不出来,”等后来勉强能生产出熔喷布了,国家开始严抓熔喷布质量,“我们生产出来的都是‘烂布’,都不合格,都烂在手里了。”

网友号召抵制几千元一吨的不合格熔喷布

如今,马先生还在坚持调试机器,熔喷布的质量也在逐步提升,“生产口罩肯定是不合格,只能勉强用来做尿不湿,每吨只能卖到1万元左右。”马先生直言,自己和朋友的200多万元算是基本亏光了,“后来买机器的人,基本上都亏了。”

徐大姐也说,“后来出去的100个人里,有90个人是不挣钱的。”

在采访即将结束,徐大姐突然表示,其实自己第二次投的钱,还没挣回来。

“一直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缓过来,还不平静,还想干,”徐大姐念叨说,“就像做梦一样。”

从45万一下子狂跌至2000元,终于熔喷布崩盘了!由于突发的疫情,导致口罩的需求量大大上升,而熔喷布正是在制作口罩的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原料,这让熔喷布的价格上涨了很多,价格最高之时能够达到四十多万一吨。但是随着疫情逐渐被控制住,疯狂涨价之后的熔喷布又疯狂暴跌。百分之九十后加入的都亏了,很多投机者最后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在江苏省的扬中市,这个原本以河豚闻名的一个城市,随着熔喷布的价格不断地上涨,刚开始只有几十家登记生产熔喷布的企业,后来新增至八百多家企业,为了能够在熔喷布市场中分一杯羹这些企业均变更了经营范围,扬中市男女老少几乎全员上阵生产熔喷布。

生产熔喷布最重要的是去熔喷布的机器,在疫情开始爆发之前,一台熔喷布机器才需要1.5万元,但是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熔喷布机器的价格也是一路水涨船高,最高之时一台卖到了15万的价格。同样的,熔喷布的市场也是如此,从最初的几万一吨暴涨到了最高的45万一吨。

尽管价格越涨越高,但是只要能挣钱,人民就会一窝蜂的往前涌,一直往前冲,钱能够迷人心智,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扬中市生产熔喷布的机器一度高达五千多台,而生产熔喷布的企业也是暴增了八百多家。

血亏!熔喷布价格狂跌99.5%!生产设备如今被当成废铁卖

但是好景不长,在4月14日之时。扬中市政府开始严肃整治扬中市熔喷布行业的乱象。随着政府的出手管控,疯狂熔喷布的市场也戛然而止。熔喷布的价格开始暴跌,跌回正常的市场价2000,而熔喷布机器的价格也同样的暴跌,跌至一万。价格虽然已经暴跌,但是无人愿意继续接手熔喷布机器,也只能亏本当成废铁卖。

在这一场疯狂之中,最终又有多少个人能够赚到钱?又有多少人血本无归?最后趋于平静的熔喷布市场,有多少高价机器高价原材料是砸在手里卖不出去,最后只能当成废品卖的呢?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在大家都已经疯狂时,一定要克制住自己,即便这里有很多金子,还要懂得及时收手。

血亏!熔喷布价格狂跌99.5%!生产设备如今被当成废铁卖

其实熔喷布崩盘也是意料中的事。信息化快速发展,带来了便利,自然也带来负面影响。对于经商而言,很多商业秘密不再是秘密,创业更加困难。熔喷布本身就是国产的,熔喷布市场疯狂过后剩下一地的鸡毛,不仅做出很多不合格的产品还伤害了国人的身体。消费者不是韭菜,在买不到口罩的时候能够接受较高的价格,但是现在市场已经逐渐趋于平稳,谁还会高价买口罩呢?

疫情期间使用最广泛和最多的是口罩,我国是口罩主要生产国,2019年我国口罩产量超过50亿只,产业规模破百亿,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占比高达54%,2020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医用口罩产值增长率将显著提升(增长率预计可达28%),将拉动整个口罩产业产值增长,全年口罩产值将突破130亿元。国家发展改革委2020年3月2日宣布,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和日产量已双双突破1亿只。

2019年全国口罩产值构成占比

2019年全国口罩产值构成占比

此外,受2020年疫情影响,熔喷布市场价格也一路飙升,疫情爆发前熔喷布价格为1.8万元/吨,疫情爆发后熔喷布价格受到大量需求影响暴涨,2月底时涨到20多万元/吨,而到了最近,熔喷布价格再次翻倍,如今已达到40万元/吨,甚至有的报价一度触及50万元/吨,最高报价曾经接近70万吨。

疫情前后熔喷布市场价格变化

疫情前后熔喷布市场价格变化

相关研报

2021-2026年中国熔喷布市场竞争格局及投资战略规划报告

2021-2026年中国熔喷布市场竞争格局及投资战略规划报告

2021-2026年中国熔喷布市场竞争格局及投资战略规划报告,主要包括行业产业链全景预览及上游市场发展解析、下游不同需求场景市场潜力分析、供应链代表性企业案例分析、投资前景及建议等内容。

查看详情
责任编辑:李大霄_HN320
【版权提示】华经情报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kf@huao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华经观点

2020年八省联考成绩终于公布,未来选考历史类考生竞争将更加激烈「图」

2020年八省联考成绩终于公布,未来选考历史类考生竞争将更加激烈「图」

2021年4月14日,湖南省最终公布了八省联考成绩,就此次物理类考生的成绩来看599分在全省排名为4478名,预计600分以上考生数量约为4300人左右,约占全部考生比重的0.77%,在八省中排名末尾。

2021-04-15

下一篇

协和、华山、湘雅……王炸医院遍地开花?国家出手了

5月30日,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消息,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利用“协和”等知名医院名义对外开展经营,扰乱正常医疗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知名机构被冒牌问题在其他领域也时有发生。

2020-06-01 11:34:2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