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 趋势

2019年中国医保准入谈判详情,70款新药进入医保,平均降价幅度达60%「图」

2019年新增的70种药品中,包括中药18个,化药和生物药52个,基本都是独家品种或价格昂贵的专利新药,治疗领域主要涉及癌症、罕见病等重特大疾病,丙肝、乙肝、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玻

一、医药行业概况

由于我国人口基础庞大且老龄化日益严重,导致对医药治疗的需求量迅速提高,2018年我国医药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3775亿元,同比增长9.1%,预计未来市场规模仍将稳步扩张。

2010-2018年中国医药行业市场规模统计

2010-2018年中国医药行业市场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我国医药市场中,公立医院是占比最高的医药销售终端,截至2019年上半年所占比重为67%,远高于零售药店和基层医疗终端。随着国家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加强基层医疗终端假设,零售药店和基层医疗终端所占比重正在逐渐提高。

2015-2019年上半年我国医药市场三大终端占比情况

2015-2019年上半年我国医药市场三大终端占比情况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由于历史等多方面原因,我国医药产品终端价格由药企、流通商和医院共同形成,几乎涵盖了医药供应链上所有参与方。药企是药品的生产商,形成药价的基础价格——出厂价,包括药企生产成本和产品利润;流通商和医院在出厂价基础上,形成服务附加价格,流通商经销和配送服务加价,医药终端药品销售加成。

为了缓解百姓承担高价药品的压力,政府持续深化医疗改革,从药企端、流通端和医疗机构终端全方位降药价。2017年底,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销售加成,完成医疗机构终端与药品的利益切割,实现终端销售环节的直接降价,直接体现就是公立医院药占比的逐渐走低;2018年底两票制全国全面落地执行,流通端经销商药价层层加码的现象基本得到遏制,实现流通端压缩不合理费用的降价。

相关报告: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5年中国医保信息化市场前景预测及投资规划研究报告

二、医保准入谈判现状

随着公立医院零加成和两票制全面落地执行,降药价的重心转移到药企端,带金销售虚高的药价成为降药价的主要目标。目前针对药企端药价的博弈,在之前的省级招标、跨区域联合采购模式下,衍生出国家医保准入谈判和带量采购两种新模式,分别针对专利创新药、独家药和过评仿制药。

我国药品采购模式及其概述

我国药品采购模式及其概述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我国药品采购模式及其优缺点

我国药品采购模式及其优缺点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从2016年起,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国家医保准入药品谈判,截至2019年已经举办了四轮,分别谈成了3种、36种、17种和97种药品,降价幅度均在50%左右,其中新增品种分别为3种、36种、17种和70种。

2019年新增的70种药品中,包括中药18个,化药和生物药52个,基本都是独家品种或价格昂贵的专利新药,治疗领域主要涉及癌症、罕见病等重特大疾病,丙肝、乙肝、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

我国历次国家医保准入药品谈判情况

我国历次国家医保准入药品谈判情况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年谈成专利化药及生物药品种及其适应症

2019年谈成专利化药及生物药品种及其适应症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三、医保准入谈判给医药行业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1、医保准入谈判给医药行业带来的挑战

从四轮国家医保准入谈判最终谈成企业来看,国外制药巨头占绝大多数,国外巨头将通过纳入医保快速占领我国市场。目前国内药企大多数以国内单一市场为主,对外出口较少,这使得国内企业对国内市场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外资制药巨头通过进入医保名单使得患者能以远低于以往的价格购买自己的产品,这将让国内企业的价格优势大幅削弱,给国内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

历次国家医保准入谈判谈成品种外资药企数量

历次国家医保准入谈判谈成品种外资药企数量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医保准入谈判给医药行业带来的机遇

仿制药的带量采购对单一品种依赖过大的企业不利,尤其是前期市占率较大品种,面临价格的巨大降幅和市占率的萎缩双重压力,产品线较丰富和均衡的仿制药企抗压能力较强,受影响相对较小,为企业经营战略和产品布局调整带来宝贵时间。当前带量采购仍局限25个品种,即使考虑明年新一轮带量采购35个品种,品种也有限,企业产品线丰富和均衡,有利于平抑单一品种因带量采购导致的市场规模下跌带来的销售下跌,原料药和制剂一体化龙头企业,也具有成本优势。

另外,销售弱化后,企业能将更多资源聚焦创新研发,大企业在创新研发上历史积累的先发优势更加明显,且更加注重新药全球同步研发和上市,进入欧美市场,减少国内医保降价带来的冲击。如恒瑞医药叫停大批仿制药的研发,将更多资源投入创新药的研发上。

四、医保谈判面临的问题

1、判层级问题

目前我国开展的医保药品谈判,既有国家层面统一开展,也有省级、市级层面独立开展。不同层级,各有利弊。以国家层面开展谈判,其优点一是药品使用量大,有利于量价挂钩,降低药品价格;二是国家级谈判专家队伍能力更强;三是可以避免各省多次重复谈判,浪费资源;四是避免省际差距过大,区域不公平等现象。

其弊端是我国不同地区医疗费用以及医保基金使用和结余情况存在较大差异,国家一刀切地将高价药品谈判后纳入医保目录,对部分地区医保基金形成较大压力,许多地方形象地称之为“国家点菜,地方买单”。若以省为单位开展谈判,更有利于各省根据基金使用和结余情况确定谈判药品种类和数量,但弊端是药品用量相对较少,降价幅度有限。

目前我国医保基金主要以地市为单位统筹,省内各地市间医保基金使用情况都存在差异,不同省份间差异更大。有些省份在现有药品目录情况下,基金已有透支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不宜谈判过多品种,避免增大地方医保支付压力。若以地市级为主体开展,用量过小,谈判降价空间有限。因此建议以省级为主导,或省市自行组建谈判联盟,借助国家级谈判力量和经验,根据本地药品使用需求和医保基金的支付能力开展谈判。

2、配套政策

药品问题除价格谈判外,还涉及到其他配套政策。如前期的采购配送,医疗机构采购回款周期,医务人员合理使用,纳入医保报销的支付标准和报销比例,对医保基金的影响以及药品质量监管等环节。这些环节涉及到卫生计生部门的药品招采机构、新农合管理机构、人社部门的医保管理机构、医疗行业监管、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等。因此药品谈判机制需要多个部门密切联动,建立科学高效的协调机制。从长远看,应从国家层面加强行政资源的整合,提升政策决策效率,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热点标签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