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疫情的寒冬“时尚之都”广州服装行业整体转型升级已是箭在弦上「图」

   疫情对行业的冲击可能持续到8月份。

万佳服装市场复市两日后,大批商户重新开业。

在等待了一个多月后,江西人周红决定放弃继续运营小作坊,从而结束她在广州二十多年的服装生意。

“一直等不来员工回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复工,不想再白白给房东交租金了。”周红的工厂位于广州海珠区后滘村,这里距离中大纺织商圈不过七八公里,是湖北制衣员工的落脚点之一。

虽然只是雇佣两三名员工的小微企业,但类似的制衣工厂广泛分布在中大纺织商圈以及白云区周边,与流花、沙河和十三行形成“前店后厂”的关系,共同构建起华南最大服装圈的生态。

中大纺织商圈停摆了一个多月,对服装下游产业链的蝴蝶效应已现。受疫情影响,商家早已备好的春季新装需求未充足释放,再加上春季的销售周期较短,导致批发市场出现积压。

3月25日,广东省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疫情对行业的冲击可能持续到8月份,企业流动资金及费用压力非常大。截至目前,广东省重点纺织服装专业市场开市商铺数已超过六成,但采购商客流下降、商品流通不畅、流动资金紧张等一系列问题仍然困扰市场复苏。

疫情结束后,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将根据服装企业需求,针对性策划举办线下促消费行动,联合各专业市场、产业集群开展促消费活动,并争取在广州市北京路步行街等时尚地标设立会场,目前已在积极筹备中。

复工后服装商家正忙于处理库存。

产业链节奏打乱:货源为库存 夏装销售“赶不上”

后滘村是海珠区的一个城中村,相对便宜的租金成为小型制衣厂选址此处的重要原因。周红的作坊有十台机器,裁床、烫床和烫炉等设施具备,她本以为3万元的低价很快就能转让出去,但至今仍无人问津。

按照往年的情况,元宵节过后便是中大纺织商圈繁忙的招聘季节,制衣厂的老板不惜开出上万元的薪金招聘熟手技工。进入3月中旬,广州各大专业批发市场陆续复工,“时尚之都”正从沉睡中逐渐苏醒过来。

在纺织服装流通领域,广州中大纺织产业商圈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经过30余年发展,这里已成为全球知名、国内首屈一指的世界级纺织服装面辅料交易市场集聚区。“全国面料看广东,广东面料看中大”绝不是一句空话。仅中大纺织商圈,59个专业市场及近2.3万个商户参与其中,直接从业人员多达7.4万人,经营服装面辅料超过10万种,年交易额估算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服装是电商渗透率最高的品类之一,但互联网并不能取代生产制造的过程。尽管服装市场经历了20年的电商化,但中大纺织商圈的批发市场依旧兴旺,原因在于制衣所需的面料必须经过实际接触才能确定质感,这是互联网无法取代的步骤。

1月底,中大纺织商圈59个专业批发市场全部推迟开市,时至3月9日,广州轻纺交易园复市营业,成为中大纺织商圈首个迎来复市的市场。一个多月时间,下游的制衣厂迟迟未能得到原料供应,影响了服装行业的复苏进度。

沙河是广州三大服装交易集散地之一,其最着名的批发市场之一万佳服装批发市场在3月17日才正式复工,由于工厂尚未完全复工,目前的货源大多来自节前的库存。

在疫情出现早期,不少批发市场的商户提前准备了今年春季的新装,但受疫情影响,这部分需求未有充足的时间释放,再加上春季的销售周期较短,导致批发市场出现了积压。

与此同时,应季的夏装新款由于面料供应不足和制衣厂复工进度不理想,商户也很可能错过即将到来的夏装销售。

布匹市场中,有辅料商户供应口罩原料。

至于对下游产业链的影响,根据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3月初的行业调研结果显示,有71.2%的调查企业反映目前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开工不同步导致原辅料供应不上、销售渠道不畅。

“疫情的确打乱了整个产业链的节奏和安排。”按照服装行业的季节性销售来说,每年的3月和4月是夏装的出货时间,6月和7月将转入销售淡季,目前客流、物流的恢复并不理想,将影响企业的现金流。

往年春节复工后的3个月是商户全年最重要的月份,因为营业额占比达到35%,剩下九个月的才占65%,他已经做好了今年全年将出现亏损的准备。

海珠区后滘村,湖北籍员工陆续返穗复工。

湖北务工人员“迟到”,外贸订单遭砍成隐忧

湖北省是中大纺织商圈劳动力重要来源地。根据公开报道,往年正常情况下这里有来穗人员约15万人,其中湖北籍人员约有5.2万人。

他们的“迟到”,一定程度上使得当地实际复工情况难言理想。由于大部分合作的商家都是湖北人,从近期的经营情况看,广州服装业的整体复工水平还未到原来的10%。

“一个可以对比的同期数据是,原来蘑菇街上Top 100的商家有60%的商家排名都往下掉,甚至有20%的商家跌出Top 100,但广东省的揭阳市(确诊案例只有10例)受疫情的影响较少,部分商家的排名从原来的Top 100以外上升至20多名。”

“互联网+”使得居民购买服装更加方便,足不出门就能浏览成百上千家品牌的产品,目前我国服装电商领域仍在快速发展,2018年中国服装电商市场规模达到8205.4亿元,同比增长22%,预计2019年有望突破一万亿元。

2015-2019年中国服装电商市场规模统计情况

2015-2019年中国服装电商市场规模统计情况

3月12日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海珠区专场)上,广州市中海珠区湖北籍人员最多,高达19.2万人,经摸查统计,有17.4万湖北籍人员还在湖北。

近期,湖北各城市陆续解封让曙光初现。湖北籍外来务工人员开始陆续出省,并于近日形成返穗小高峰,百度地图慧眼的数据显示,3月15日后湖北的迁出趋势明显增多,迁出目的地前三主要为深圳、东莞和广州,合计占湖北迁出整体规模约30%。根据广州市3月22日最新政策,湖北低风险地区持湖北健康码绿码人员便可来穗返穗。

不过,随着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服装行业的外贸订单正出现“砍单潮”,当下脆弱的供需平衡或将再被打破。

目前服装行业有大约三至四成订单为外贸订单,内销订单接近六成,但受疫情影响,来自欧美、中东等地的外贸订单已遭到大规模的取消。他掌握的数据显示,目前被取消的外贸订单约80%。

服装行业曾是我国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但是受外贸需求减少及外资品牌冲击影响,服装行业的增长已趋于放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244.72亿件,同比增长3.28%;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9778.1亿元,同比增长2.6%;累计完成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1513.7亿美元,同比下降4.08%。

万佳服装批发市场,有商户正准备直播。

批发市场复工直播带货,“当下要恢复服装商家信心”

近日走访中,在万佳等服装批发市场陆续有商户复工,而复工不仅仅是入货,电商平台上重开直播也是复工的一部分。京东旗下社交电商平台京喜提供的数据显示,有广州商家在得到直播等流量资源扶持下,销售订单量环比增长31倍,销售额环比增长51倍。

实际上,中大纺织产业商圈在业态、模式、配套等方面早已疲态渐显,商圈的产业内容亟待创新,整体的转型升级已是箭在弦上。近期,广州就《广州市打造时尚之都三年行动方案》公开征求意见,并出台《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前者提出未来3年广州将培育25家年产值超过10亿元的行业龙头企业,培育建设不少于3家时尚产业国家级、省级和市级工业设计中心,后者则预计到2022年,广州将扶持10家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头部直播机构,培训1万名带货达人。

而在疫情冲击下,广州市2月推出十五条措施,通过减免全市线下商业实体店经营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2个月租金,目前已落实减免租金8.3亿元。

据了解到,红棉时装城、诚大时装广场和万佳服装批发市场等均就减免租金公布了具体政策,部分市场除了免收两个月租金外,4月至下半年的租金仍有一定的折扣优惠。

“整个中大布匹市场由十几二十个大小不一的独立纺织城组成,每个商户租金平均下来每年都要个二三十万左右,对于这个平均毛利只有10%-15%的行业来说,白交两个月租金而颗粒无收,对商户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

不过,在卜晓强看来,表面上看是租金问题,但实际上即使免租金一年,如果没有客流、物流和现金流的恢复,商家的销售也无法重振。“目前影响服装行业的因素主要是两方面,一是疫情影响了客流,二是国际市场的原油价格战直接影响全球的金融和消费市场。”

当下最重要的是恢复服装商家的信心,其次是拉动国内的服装需求,而且拉动的方式必须要有抓手,“不是加大工厂的生产,而是有效拉动国内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

从销量数据来看,2018年我国服装工业面对严峻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以及更加严格的环保措施,行业销售量随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产量的减少而出现下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规模以上企业四个季度累计服装销售达到306.9亿件,2017年下降至283.3亿件。2019年上半年,我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销量为102.7亿件。

2016-2019年H1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销量统计及增长情况

2016-2019年H1中国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服装销量统计及增长情况

责任编辑:左小蕾_HN348
【版权提示】华经情报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kf@huao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服装目录

下一篇

习近平将出席G20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5日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3月26日在北京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

2020-03-26 09:55:5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