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衣橱 情报

共享衣橱逐渐兴起争议也随之而来

这一两年里,共享衣橱逐渐兴起。以一件普通衣服的价格就能租借到奢侈品牌的服装,还能不停换款式,这个噱头让共享衣橱一时备受用户和资本的追捧,争议也随之而来。
共享衣橱逐渐兴起争议也随之而来

  这一两年里,共享衣橱逐渐兴起。以一件普通衣服的价格就能租借到奢侈品牌的服装,还能不停换款式,这个噱头让共享衣橱一时备受用户和资本的追捧,争议也随之而来。

  共享衣橱,最初的概念可以精确为奢侈品牌女性服装租赁。这是一个完全击中都市女性社交需求,甚至可以说是为年轻的白领女性精准打造的一个产品。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刚出来工作的大都市白领女性,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甲级写字楼里的女孩子,工资未必丰厚,但打扮必须入时得体,还要有一定的奢侈品傍身,不然,在社交场合甚至工作场合都有可能上不了台面。共享衣橱正是瞄准了白领女性的这种需求。女神派CEO徐百姿认为,女性衣橱里有八成衣服穿了不到5次,共享衣橱能低价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减少了污染和浪费,更为环保。显然,市场也认同了这样的说辞,共享衣橱类项目屡屡获得融资。早在2016年4月,可以称作行业龙头的衣二三就获得了由ID G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上个月又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其中包括阿里的战略融资。2017年2月,女神派获得1800万美元A轮融资,3月,多啦衣梦宣布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

  市场融资势头正盛,有点借了共享经济概念东风的意思。实际上,共享衣橱更像是日本非常发达的二手衣物行业2.0版。在日本,“古着店”是非常发达的,虽然没有共享租衣方便,但满足了人们对衣物的占有欲,这是对日常衣物特有的一种情绪。而共享衣橱却无法满足这种情绪,同时也由于共享的形式而带来了一些其他的问题,例如衣物的维护和清洁程度,这都让用户粘性成为了共享衣橱行业最大的问题所在。

  用户考虑的第一个维度是是否“有害”,例如衣服干不干净、会不会有接触性疾病,例如传染病甚至皮肤病。毕竟,很多用户都投诉过收到的衣服有严重的质量问题,例如,扣子、拉链的问题,甚至没有整理和清洗,这难免让人产生顾虑。尤其是接触性疾病很难取证,共享衣橱平台要做的,不仅是保证衣服的维护和清洁,更要让客户信任衣物的卫生安全程度。否则,这会对新用户增长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用户考虑的第二个维度是是否“有用”,这比上一个维度更直接影响共享衣橱平台的生死。因为担忧卫生问题的人可能根本不会成为共享衣橱平台的用户,而如果在用户心里“有用”的体验没了,可能会连存量用户和潜在用户都失去。例如,很多用户用共享衣橱就是为了租借买不起、使用频率不高的大牌衣服,但现在经常遇到的情况是,想借的大牌衣服一直处于租借不能的状态,而能借的衣服大都是小众品牌,这就和用户想使用平台的初衷背道而驰了。消费频率自然也会下降,渐渐地就不用了。

  上个月阿里巴巴进行战略投资后,衣二三的创始人刘梦媛表示,这是在以闲鱼所代表的闲置循环经济多元化发展进行深入布局,未来可能会建立闲鱼优品店,进行二手服饰的售卖等。似乎是要从奢侈品衣物租赁往日常古着方向走了,但上面说的基本问题依然需要正视和解决。

  如果是问一个人能否接受共享租衣,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而如果是问共享租衣的模式能不能发展下去,就要看各个共享租衣平台的造化了。 

热点标签